墨香·学生 - 墨香文学
那一抹刺眼的红
更新时间:2015-08-24 10:29:06     来源:站内     作者:魏飞艳     录入:HIWY     浏览:2823

那一抹刺眼的红

在我的记忆中,有一双黑色的手,小路上牵着我一起走;在我的脑海里,有一双粗糙的手,给我煮软软的白粥;在我的生命中,有一双僵硬的手;风雨中撑伞默默守候。那是——爷爷的手!

有一天,我重新认识的这双手。

那天,爷爷在生火,给我和弟弟蒸馒头,用那双黑色的左右手,添着扎手的柴草,火燃的旺旺的,在欢快的跳跃着。爷爷就坐在那儿,认真的看着那红红的火,火光映的爷爷的脸庞也是红红的,荡漾着幸福的颜色,忽然耳边传来爷爷的吸气的声音,爷爷的手上多了一道长长的伤口,血瞬间涌了出来。

我愣住了,呆呆的看着爷爷的手,怎么会?那双手那么坚硬怎么会受伤了呢?那双干燥的手,怎么会自己湿润了呢?伤口像泉眼一般不断涌出鲜红的血液,瞬间便浸湿了爷爷手上深深的沟壑,红与黑的强烈对比刺激着我的眼睛,像一只鲜艳的毒蛇吞噬着我的心脏,空气中飘杂着馒头的香味以及那遮盖不住的血的味道,几乎在一瞬间,泪便涌了出来,终于反应过来的我,急忙去找包扎的东西,握着爷爷的手,温度从指间传递到心间,儿时的一幕幕,如画卷一般展现,那牵着我从泥泞的小路走向平坦大道的手,那在风雪飘飞的时候,撑伞默默守候的手,那小心的端着碗一勺勺喂着生病的我的手。现在——那正在流血的手,那一抹刺眼的红深深的刻在了,我的记忆之中,那一瞬间我重新认识了那双手。

那双手不黑,只是岁月在里面藏了污垢,那双手不粗糙,只是时光将身影刻在了上面,那双手也不僵硬,只是年华将给那双手加了一层保护壳,那双手是充满沧桑、承载着爱的手。

那一抹刺眼的红,不丑;那一双黑黑的手也不难看。每当看到那艳丽的红色,便涌出浓浓的暖意,那是爷爷无私的爱,而红色,也成了让我感受最深,也最为温暖的颜色!

(文/魏飞艳)